阅读新闻

美容机构要为泉州制造“人造美女”?(图)

发布日期:2022-05-13 01:07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来,频繁出现在泉州各媒体的一则“人造美女征集”,“重金免费打造福建第一人造美女”的广告,成了大家谈论的话题。

  广告中,该美容机构称,他们此前已在成都、昆明、南京、长沙推出了四位人造美女,而此次在福建打造的是“第五位人造美女”。

  此前,有读者致电早报称,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泉州整过容的绝对是成千上万,怎么又出了个“福建第一人造美女”?

  吴建希说:“确实,泉州肯定有很多人整过容,可能也不乏美女;我们的‘第一’强调的是一种全方位地为一位女性美容和整容。”

  “第一”是指除了我们整容的全面性外,我们打造的美女必须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以后要坦然地面对公众和媒体。从公开面对生活和公众角度上讲我们选中的对象将是福建第一个公开自己整容全过程的人。

  还有一个目标,就是通过这个活动树立泉州人正确的整容观,从而培育泉州的美容市场。

  负责泉州本次活动策划的谢晓斌介绍,到目前为止,有100多位报名者,咨询的更多。

  “没想到的是,报名者中,泉州本地的多,占2/3强。厦门也有几个女性过来报名。而当初,我们估计,本地人可能碍于家庭社会等各种复杂情况考虑,不会多。”

  谢晓斌称,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与其他城市不一样,泉州100多个报名者中几乎没有一个女大学生。

  “不过,令我们意外的是,有一位男士过来咨询,想报名参加,并称要做‘福建第一美男’。”

  谢晓斌说,由于美容行业,主要还集中在女性,我们暂时还无打造“人造美男”的计划。

  该美容机构征集对象年龄应在20到35岁,但报名者中各个年龄段都有,并不仅仅是年轻女子。

  谢晓斌向记者出示的几张报名表显示,多数报名者长相并不丑陋,有的甚至相当漂亮。

  “爱美是人的天性,美的先天不足可以通过做整形来弥补。让自己美一点,更美一点,这有什么不可以呢?”谢先生说。

  在报名表上有几项内容:是否愿意公开自己的整形全记录?整形全部完成后,是否愿意做该机构的代言人?是否愿意接受培训,进军影视圈?

  “大部分报名者前两个项目都打了勾。”谢称,85%的报名者表示“愿意公开自己的整形记录”,这说明泉州人以前悄悄做整形的观念已经作古!现代女性已经愿意大胆地说:我就是人造美女我怕谁?83.5%的报名者表示“完全接受人造美女,做整形可以增强我的自信心”。

  据称,该机构此次打造“福建人造第一美女”在其福州和泉州的两个连锁点都设了报名处。

  吴建希介绍,机构在泉州的连锁店是今年7月6日开业的,而在福州的连锁店则于去年7月6日就开业了。

  “这次,我们是在福建全省范围内征集,但不要求户口是福建的,外地的也行。福州和泉州的连锁店都设了报名点。”

  吴建希说,对目前泉州、福建,乃至整个中国来说,整容者最需要的是心理素质。因此,他们将“心理素质好”列为报名条件第一位。

  “因为,她必须面对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声音。可能还要承受相当大的压力,所以必须对美有正确的认识才能做到坦然面对。”

  吴建希称,从接触的泉州众多报名者来看,很多人还有害怕的心理,担忧隆鼻失败,割双眼皮割坏……这说明泉州许多女性还缺乏正确美容观。

  “我们做这个活动的一个目的,就是让人们明白,整容并不是以前他们心目中想像的那样,也不是平时听朋友说的那样失败、痛苦、不能见人……其实,这些都是一些不正规的美容机构做的一些失败手术导致了人们的成见。”

  “我们通过一个实实在在的例子,让人们看到,到正规和高水平的美容机构做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最后,也通过对‘福建第一人造美女’的全程记录,将整容从神秘拉到现实生活,从而树立人们正常的整容观。”

  市区另一美容院的一位经理告诉记者,泉州这两年整形观念传播得很快,媒体在中间的作用很大。保守的泉州人观念也越来越开放了。以该美容院为例,暑假期间很多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美容的。“都是小手术,但他们态度很认真。特别是年轻人。”她分析说,一些是为了让自己更美丽,锦上添花,也有些是求职需要,社会越来越多元化,但对美丽的要求却不折不扣,这是很多人重视美容、走进美容院的最重要原因。

  中国“造美运动”缘于去年北京一位叫郝璐璐的女孩,她被称为“中国第一人造美女”。

  2003年7月,郝璐璐在一家公司的赞助下,开始了全面的整容,包括:做双眼皮手术、去眼袋、隆胸、隆臀以及腰、腹、大腿、小腿等十余处的美容整容塑形,至今年4月份方完全结束。

  不过,早在去年郝璐璐刚开始整容时,就被大小媒体称作“中国第一人造美女”。

  继郝璐璐之后,中国各大城市掀起了一场“造美运动”:成都、深圳、长春、武汉、昆明、广州、南京、长沙……纷纷出现了自己的“人造第一美女”。对于人造美女,有的专家称中国需要重新树立美的概念,而有的专家则认为,这是纯商业炒作。而人造美女也引出了一大堆问题。(赵伟整理)

  随着“造美运动”的风行,由于整容导致的出入境时“出不去,进不来”的现象已初露端倪。为此,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特别发出了提醒:如果美容太明显,出境前,最好到出入境管理处进行咨询,看是否需要重新办理护照。

  法学硕士王钢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国的宪法中并没有禁止公民随意改变自己的容貌,但是也不意味着公民就此享有变更容貌的自由权。即便公民享有这样的权利,容貌变更自由权的行使也应该受到相应的限制。(《北京晨报》)

  “人造美女”在各地不断新鲜出炉。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在接受《中国妇女报》采访时用“现代小脚”一词来形容“人造美女”现象。

  “我觉得这是社会浮躁心态的产物,是对美的多样性的破坏,我坚决反对。”他说,其实美从来不是客观的,都是主观的,美的标准是不断变化的。

  周教授举例说,就像古代社会以“小脚”为美、唐代以胖为美一样,各个时代的美、丑标准都是相对的。而且不同的文化背景、社会环境对美的评判标准也不同,东方人眼中的丑在西方人眼里可能就是美。

  他认为,美从来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大眼睛、双眼皮”是一种美,但“丹凤眼”又何尝没有它独特的韵味?

  周孝正指出,任何生命形式都有它的尊严,任何个体都有它的不可替代性,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正是因为多样性,世界才变得如此丰富多彩,多样才是真正的‘美’。”他说。

  周孝正教授将“人造美女热”更多地归结于商家炒作,他认为它不过是商家赢取商业利润的一种手段,“人造美女”只是商家手中用于吸引眼球的金字招牌。(人民网)